宣化上人:如意魔女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9:42:36编辑:

如意魔女

我今天晚间想起这个如意女来了。她是周朝的一个鬼,被雷劈了;她又修成一种魔术,雷也没有法子打她了。那么她就各处去作怪,然后就遇到我了,她要皈依三宝,现在是改邪归正了。这要是说起来啊,可以写一本书。现在你们不要怕她了;她即使来到这地方,也不会害人了。

在二十七年以前,大约是在中华民国三十四年(西元一九四五年)二月十二这一天,我在东北周家栈这个地方,有一个‘道德会’。道德会,就是讲道德的地方,天天都讲演。这个会上有我几个皈依弟子,所以每逢从那儿经过的时候,我就到那地方住几天。

住几天就遇到一个不知姓什么的批八字的先生。怎么叫批八字呢?就是你年上两个字,月上有两个字,日上有两个字,时上又有两个字。他给人批八字批得很灵的,他就给我批,他说:‘喔!你啊!应该去做官去,怎么来出家了呢?你若做官,会做很大的官。’

我说:‘官怎么样做呢?我都不会,也不知道怎么样做官,怎么可以做呢?我会做和尚,所以我现在出家。’

他说这个太可惜了。这是在周家栈,这个批命的他这么给我批。

然后又看我的手,他说:‘噢!你这个手,最低限度,你可以中一个头名状元。’

我就说:‘现在我连最后那一名都中不了了,还中头名?’

然后他又细看说:‘哦,你啊!今年是走运了!今年你有吉祥的事情!’我说:‘有什么吉祥的事情呢?’

他说:‘过下个月初十,你就和现在不同了。’

我说:‘怎么样不同法呢?’

他说:‘以前一千里地以内的人相信你,过了初十之后,一万里地以内的人就都相信你了。’

我说:‘这个怎么会这样子呢?’

他说: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’那么说完了这话,我又住了两天。

大约是二月十四、十五的样子,我就到那个镶白旗四屯。镶白旗四屯有我的皈依弟子,叫夏遵祥,他那年已经六十多岁了。他家里有三十多口人,种了很多地,可以说是个财主。在那一个乡下,他是最有钱的。那么这个老人从来也不相信佛,什么都不相信,等见著我来了,他就相信,要皈依。不单他一个人要皈依,全家都要皈依,所以他全家就都皈依我了。以后我每逢到那个地方去,就到他家里去住。他家里三十多口人,我一去,都高兴得不得了。在那住了大约有十天的样子,就又有七、八十人都皈依,大约是七十二个人也都来皈依。

皈依之后,等到二十五这天,我就坐著夏遵祥他家里的车到双城县去,他家里离双城县有七十多里路,这车要一早晨三点多钟就开始走。

这时候虽然说三月间,正是冷的时候,冷得不得了。这个赶车的人和跟车的人都要穿著皮衣、皮袄、皮裤,戴著皮帽子。我呢,那时候是很穷的,穿的衣服就三层布,这一个衲袍是三层布,穿的裤子也是两层布的裤子——夹裤;穿鞋是穿鞋,没有穿袜子。就穿罗汉鞋,有窟窿的那种鞋,没有穿袜子。一早这车就走了,我坐在车上边。我戴著个帽子,也遮不住耳朵,那是一个合掌巾,那种帽子就好像人合著掌那个样子的。你们看见济公戴的那个帽子,就那个样子的。

坐在车上,七十里路,从三点钟大约坐到一早七点钟吧。到了城里了,天也光了,这赶车的老板和跟著车的人呢,心里想一定会把我冻死在车上,因为穿的衣服也少,又在这车上。他们都坐坐车,下来跑一跑,因为不跑就冻得不得了,一定要下来活动活动。我在车上,由一出门口,就坐在车上。到双城县的东门外,把车停住了。我从车上下来,这个赶车的一看,‘哦!还没有冻死他!’他以为我一定会冻死。

二十五这天我到双城县。有一些个善友,有一些个护法居士,我到他们家里去,也住了十多天。等三月初九又回到镶白旗四屯,回到夏遵祥的家里。他就告诉我了,他说有一个夏文山,他有一个女儿,就是在我打皈依的时候一起皈依的,她最近有病了,病得很厉害,六、七天不吃东西、不喝水,也不讲话,就很大的脾气,发脾气要打人的样子。等到初九这一天,她的母亲就来对我讲,说:‘师父啊!我这个女儿啊,皈依之后没过几天,她就病了。病得很厉害,她也不讲话,也不吃东西,也不喝水,天天都瞪著眼睛,把头栽到炕上,也不讲话,不知道她这是个什么病?’

当时我就对她讲,我说:‘我也不会给人治病,她什么病,你问我是不行的。现在我有皈依弟子叫韩岗吉,他是开五眼的,能知道人的过去未来,前生是怎么回事,他也知道;你今生什么事情,他也知道。你问他去。’那么她就问这个韩岗吉。

这韩岗吉也是在我到双城县,二十五号以前的时候他皈依的。他皈依的时候,本来我不收他。为什么不收他呢?因为在我没出家以前,他和我是很好的朋友,在道德会上是同事。因为他开眼了,我出家之后,他见到我,他开眼一看,他说:‘原来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师父来著!’所以就要皈依我。

我说:‘我不能收你做徒弟,我们本来都是老朋友来著,我怎么可以收你做徒弟呢?’

他说:‘不是,我自己现在知道我自己。’他说如果我不收他皈依,这一生他就要堕落了。说这话之后,他就跪在地上不起来,一定要皈依。我就一定不收他。

经过大约有半点多钟,时间不太长。我就问他,我说:‘皈依我的人,都要依教奉行。你现在这么大的本事,又知道过去,又知道未来,又知道现在,那么你知道是知道,你会不会有一种贡高的心,不听师父的教训?’

他说他一定会听的:‘师父!你教我赴汤我就赴汤,教我蹈火就蹈火。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’就是到了滚水里头去,那有一锅滚水,师父你教我去,我就跳到那滚水里去,煮熟了也不要紧,这叫赴汤。蹈火,那有一堆火,你教我到那火上走,我也要去的。

我说:‘真的?可是真的啊?你不能将来我有事情教你做的时候,你不干啊!’

他说:‘无论什么事情,师父您教我做,我一定做的,就算有什么危险我也不怕的。’那好啦,于是乎在这七十二个人里头,他也就皈依了。

那么这一次我就叫他,我说:‘你能给人家看病,现在我这皈依弟子有病了,你给看一看啦!’

他就坐那儿一打坐,这么一观想,这要作观想的,这一观想,哦!看他面啊,就吓得那个样子,不得了了,就害怕了,告诉我:‘师父!这个事情不能管的!这个事情啊,我无论如何管不了的!’

我说:‘怎么样子?’

他说:‘这个是一个魔啊!这个魔啊,可太厉害了,她能变化人形,啊!能变成人形,在这个世界捣乱害人,这个魔才厉害呢!’

我说:‘怎么那么厉害?你说一说看。’

他说这个魔是周朝的一个魔。周朝那时候她是一个鬼,因为她不守规矩,就被一个有道行、有神通的人,用雷把她劈碎了。但是她这个灵性还没有完全散,所以以后她又聚回到一起了,又变成一个魔。现在这个魔,她的神通特别大;她能飞行变化,忽然就没有了,忽然又有了。

他说她因为被雷劈过,所以以后啊,她就又修成了,她炼一种法宝,这种法宝呢,是专门避雷的。这法宝是什么炼的呢?就是那个女人生小孩子,小孩子初初生出来外边的那层皮,那层包小孩子的皮。她用那层皮修炼,炼成一个帽子,这么一个黑帽子。她把这个帽子戴到头上,什么雷也打不了她了,雷因为怕污秽的东西。

西方人认为雷是没有人来支配的。普通的雷可能是没有人支配,但是有一种特别的雷,就是有一种神,用雷来惩罚世间的妖魔鬼怪的。

她炼成这个帽子,这个雷就劈不了她了。她又炼成两个法宝,就是两个圆圆的球。她用这个帽子,若给人戴上她这帽子,这个人哪,灵魂就会被她捉去了,就变成她的眷属了。那么她这个球,如果打在人身上,人就会死了。就这么厉害。

所以这韩岗吉看出来,她是这么厉害的一个魔鬼,就告诉我,说:‘师父啊!这事情不能管的!’

我说:‘那不能管,这有病的怎么办呢?’

他说:‘这个有病的,那一定死的!没有办法的!’

我说:‘死?怎么可以的!她若是没有皈依我,当然我不管。她上个月二十四号皈依我的,还没有那么久。’

当时皈依我的时候,我就教那一班人念〈大悲咒〉。我说:‘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学〈大悲咒〉,将来会有用的。遇到什么危急的时候,你念〈大悲咒〉,观音菩萨就会保护著你。’于是乎,他们就有很多人念〈大悲咒〉。

我说:‘她若不皈依我,那么这个魔鬼抓她去、不抓她去,我不管。现在已经皈依我了,我就不许可这魔鬼抓她去,教她死。我一定要去管这个事。’

他说:‘师父啊!那您要去管,我不能去的!我不能跟您去的!’

我说:‘什么?你皈依的时候,你说“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”,现在还不一定是汤,不一定是火呢?你为什么就辞了呢?’

他也没有话讲了。没有话讲,想一想就说:‘师父!那您要派几个护法保护著我。’

我说:‘你不要啰嗦了!跟著走就是了。你啰嗦什么呢?’

那么他听我这样讲,也不敢啰嗦了,就跟著我去了。去到那地方,这个有病的人,头冲著床下,栽到这枕头上,屁股就撅起来这么样子,很难看的。但是很大脾气,眼睛瞪著有牛眼睛那么大,尤其看见我,更不高兴。

我就问他们家里,有病的原因。他说,在前七、八天,在他们这条屯的外边,有一个孤坟。就有一个老太婆,大约有五十多岁,穿著雨蓝色的衣服、长衫,头上梳两个小辫辫,这个辫子不是向后边梳的,她的辫是向前边这么样梳的。那么穿著黄裤子、黄鞋,就在这孤坟哭。

当时就有一个姓夏的,也是一个老太婆,就去劝她说:‘你不要哭啦!’她哭什么呢?这姓夏的老太婆就听她说:‘我那个人哪?我那个人哪?’就这么哭,一边哭一边要找她那个人。那么这个老太婆劝劝她,她就不哭了,就跟著她,两个一起到镶白旗四屯这个屯里边来。两个人走到这屯的外边,大约这门口有门神,她就不敢进来。那条屯有围墙,四边都有fence(围墙),有四个门,到门外边她就不敢进来。姓夏这个女人就自己到这个屯里来了,她就在这条屯外边又在这儿哭。

这时候,夏遵祥他家里的马车从外边回来了,这马一看见这个东西就认识!人不认识这个东西,马认识。马一见到这个东西,就惊起来跑了。她就藉著这个车往门里头跑的时候,跟著就进来了。大约那守门的神在那儿也慌上来了,一看这马惊了,就不管这门了。她就跑进来了。

跑进来,就到一个姓尤的家里,这姓尤的叫尤忠宝。到他家里,也是找她那个人。那么她望望这个姓尤的,然后从他家里就出来了。出来这时候,就有三、四十人围著这老太婆了,都叫她‘老傻太太’。问她:‘姓什么?’

她说:‘我也没有姓’。

问她:‘叫什么名字?’她也没有名。

再问她,她说:‘我是个死人。’这样子呢,就有三、四十人围著她就看。看这个好像一个怪物,这么看她。她手里拎著这个黑帽子这么走。一边走,好像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人,走到夏文山家后边的墙,那墙大约有八尺多高,她到墙后边,把她这个黑帽子一撇,就撇过那个墙里边去了。她随著一跳,啊!八尺多高的墙,她也跳进去了。任何人都跳不进去的墙,她跳进去了。

看的这一班人说:‘啊!这老傻太太会武术,会功夫!’于是乎,这一班人就跑到前边门里边去看。

\

夏文山的儿子叫夏遵全,他也是我的皈依弟子,也是皈依没有两个礼拜,是二十四日皈依这一班人。从门口进来就说:‘妈!妈!妈!老傻太太到我们家里来了!您不要害怕!’他妈妈巴著脖子尽向外看,也没有什么。一回头,哦,有一个老太婆已经到炕边上了,要上炕,身体爬到炕上一半,在下边还有一半,就这么样子。

这时候她说:‘你找谁啊?你找谁啊?’她也不说话。那么过后,她们看见她很奇怪的样子,这有病的女孩和她妈妈两个人就念上〈大悲咒〉了,就念‘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’,这么一念,她就慢慢、慢慢下地了。这老傻太太下地就躺到炕沿底下,像死人一样也不动弹了。她们一看,这不得了,这若死在家里,出人命啦!于是乎她就报告村长。村长来了,看见有这么一个老年的女人躺在地下,好像要死的样子,于是乎,这个村长就伸手,用一只手就把这个老女人拿起来了,就拿到外面去,放在地下,教她这么走。

等她走到乡公所里边去,就问她:‘你是哪里人呀?你干什么来的?’

\

她就对著这些个人说她是死人,说:‘你不要问我,我就是死人,我也没有姓,也没有名,也没有住的地方。我到什么地方,就住在什么地方。’这个村长听她这么讲,看她这个样子,也都很惊恐了。于是乎带著枪就把她向屯外边送,向西边送。

头一次,送了五十几步远,这个人回来了,人回来,等到向屯的门口回头一望,这老女人还跟在后边。

于是乎就又向远的处送她,这一回就送出七十几步远,那么这个人又回来了,走到半路上,这个老女人又跟著回来了,这一次,和他一同有三、四个乡屯里头的人,就又往远的处送她,这回送出一百五十多步远,就教她赶快走,不走就用枪打她。那么这个村长,就在那儿放了两枪,这个老女人就趴在地下。本来不是打她,但是她吓得就趴在地上,大约她以为又是打雷了。这回村长回来一看,没有跟著回来。于是这村长和乡公所里几个办事的人员,就回到屯里头了。

这个老的女人虽然走了,可是夏文山的家裹,他的女儿就病了。就是瞪著眼睛,也不说话,也不吃东西,晚间也不睡觉,头就好像在床上叩头那么样子。就是我前边说的她这个头栽在枕头上,后边这个身就高起来这么样子,七、八天也不吃东西。

我没有到他家里以前,我和韩岗吉说:‘你说一管这闲事,就会死的,我现在就宁可我自己死,我也要救我这皈依弟子。第一个条件,我要救我自己的皈依弟子,因为她皈依我,我不能看著她死了不管。第二个条件,我要救这个魔。你说这个魔啊,谁也管不了她,但是她造罪造得多了,一定还是会有人管得了她。她修炼了这么多年,如果有人来把她消灭了,这也是很可惜的。所以第二个条件,我要救这个魔,她就是有本领令我死了,我都要去救她去。第三个条件,我要救世界所有的一切众生,如果我现在不把她收伏了,将来世界人受害的一定是很多。我有这三个条件,我一定要去。’所以就到这有病的家里了。

当时这个村长也来了,听我们一谈论起来,一个礼拜以前来的这个老傻太太就是个魔鬼,他也就想起来了,他说:‘哦!难怪那天她在地上躺著,我用一只手把她拿起来,一点都不费力,好像没有东西似的。若不说我也想不起来,现在一讲起来,知道这的确是个魔鬼了。’

这样子呢,我们就要把这个魔鬼又找来了。怎么样找呢?在〈楞严咒〉有五种法。五种法里有‘息灾法’,就是人有什么灾难,可以把它息了。有‘吉祥法’,有不吉祥的事情,可以变成吉祥。有‘勾召法’,就是妖魔鬼怪无论他离多远,随时可以把他捉来。又有‘降伏法’,就是魔鬼他来了,你能降伏他。有这种的法,所以当时用那个〈楞严咒〉,把这个如意魔女,就给他叫来了,一叫来,一进门口的时候,她带著一股臭气,这股臭气,腥臭得不得了。人一闻到那腥臭的气就作呕,就要呕吐的那个样子。

那她进来啦,就用她所炼的那个帽子,想用她这法宝,往我头上来撇。一撇,这个帽子也撇不到我的头上。那么她这个帽子没有用了,又拿出她这个圆圆的球想来打,也打不到我身上。

她两种法宝都用了,都没有功效,没有用了。她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是不行了,就要跑。要跑!东西南北,四维上下,什么地方也跑不了。因为她一来的时候,我已经就结界,就好像摆上一个阵似的。那么她没有地方跑了;上边也有人看著她,下边也有人看著她,左右前后都有这护法天龙八部在这里堵著她,跑不了。她跑不了,没有法子,就跪下来。跪下,就哭起来了。

当时,我就给她说法,说这个‘四谛法’,说‘十二因缘法’,又说这‘六度法’,她即刻就明白了。明白了,她就要皈依三宝啦,发菩提心了。那么这样子呢,我就给她说了皈依,另给她起个名字,叫‘金刚如意女’。

皈依之后,她就常常跟著我到各处去度人。可是她的本性是一种魔性,无论到什么地方,她都有著一股又臭又腥的味道;跟著我到什么地方,都有这股的味道。以后我一看,她跟著我不行啦,我就把她派到吉林省蛟河县磊法山‘万圣玲珑洞’,到那地方去修行。

那个地方,怎么叫‘万圣玲珑洞’呢?我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皈依弟子都派到那儿,都教他们在那地方修行。这个地方,我自己也到过这个山上。那么以后她修行很快就有了一点神通,常常到各处去救人去。不过她救人呢,也都不教人知道说是她怎么样救人。所谓:

善欲人见,不是真善;

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

你做的好事,愿意教人知道,那不是真的好事。你做的坏事,怕人知道,那才是坏事。所以这个如意魔女,结果也变成一个佛的眷属了。

这个洞怎么叫‘万圣玲珑洞’?因为一个洞有三个洞门,在这边可以看到那边,那边又可以看到这边,玲珑透体的那个样子。好像这个玻璃杯里面装著什么,一看就知道了,这叫玲珑。不是一定说是glass(玻璃),就是里边可以看到外边,外边又可以看到里边,这一个洞有三个洞门,这三个洞门都互相通的,在那里边有一个庙。造这个庙的材料,都是用羊驮上去的,这一只羊或者驮两块砖,或者一块木头,这么用羊运上去的;因为那个山很高。

在那个洞里边,西边这个洞门口,外边又有一个‘老君洞’——老子的洞。东边这个洞门口,就有一个‘滴水洞’。滴水洞那个洞里,有这个水往下滴答滴答,这么滴水,这个水啊,在那儿千人万马都够吃的。后边那个洞出去,就是‘纪祖洞’。纪祖洞,就是纪晓堂。纪晓堂是我东北的人,他收过五个鬼,那么他又在磊法山这儿,捉过这个黑鱼精,这黑鱼精是在明朝那时候,在北京做官的,叫黑大人。他姓黑,但是他不是个人,他是鱼。那么纪晓堂知道了,就要收拾他,知道他有一天就在这个山这儿过,那么纪晓堂就在那儿等著他。等他从那儿过,纪晓堂会‘掌手雷’,用掌手雷就把黑大人给打死在那个地方。

所以那山上的洞啊,谁也不知道有多少。你今天查有七十二个,明天就有七十三个,后天你再数,或者就有七十个。总而言之,它没有一定的数目。

有一个人到那个山上去,看见两个老年人在那儿下棋。他在那儿看看,就咳嗽了一声。咳嗽了一声啊,这两个有很长胡子的老人一看,嘿!他怎么来了?这个石头自己有个门就关上了!他就在那跪著,一跪就跪死在那个地方。现在他的坟,还在那个石头洞的门外边。你看!人家求道、求法,跪死在那地方都不起来了。所以那个山有很多神仙。

我遇到一个李明福,他会武术,跑得才快呢!跑得像猴子那么快。我到那个地方的时候,我也是一早起到山上去,一早大约四点多钟到山上,就看到他在那儿拜佛,他后边这个头发,束得有七、八斤重,头上橄著一个簪,从来也不洗。他的面目很小的,小眼睛、小鼻子、小嘴巴、小脸,这么很小的。但是他力量很大的,以前人家做铁道,那个铁道轨,八个人抬一条,他一个人可以拿两条。一个人拿两条,这么一个胳臂夹一个,就这么有力量。他叫李明福。究竟他多大年纪?什么时候的人?没有什么人知道他。我到那儿遇到过这么一个奇怪的人。

我对你们所讲的,这不是讲故事、不是自造的,这是实实在在,一个真实的事情!你们各位信呢,也可以;不信呢,也可以。信不信由你!

本文链接:宣化上人:如意魔女

上一篇:宣化上人:猪手刘先生的轮回故事

下一篇:宣化上人:前生尽偷盗东西,今生就会受“跳神”的果报!

相关文章